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河北省 > 唐山市 > 路南區人物

        畢恒光


        [公元1925年-1949年]
          畢恒光,1925年出生于云南省昆明市路南彝族自治縣鹿阜鎮上蒲草村一個貧苦的彝族撒尼人家庭。從小勤奮好學,很得全村撒尼人的喜愛,大家都希望他多讀幾年書,將來干出一番事業,為撒尼人爭光。父親為了實現這個愿望,1941年,忍痛把本來少得可憐的稻田賣了一塊,讓他到路南中學讀書。
          路南中學是一所具有革命傳統的學校。一些共產黨員在這里進行了長期的秘密工作。革命傳統的熏陶,對畢恒光的生活道路產生了重大影響。畢恒光的班主任老師侯澄,是東北-到昆明就讀云南大學的學生,后由黨組織疏散到路南中學,以教師身份做俺護,開展革命工作。侯澄發現畢恒光不僅勤奮好學又是少數民族,而且出身貧苦,對他很重視培養教育,經常用共產主義人生觀啟發他,提高他的思想覺悟。
          1944年秋天,畢恒光在侯澄等人的幫助下于同年9月考取西南中山中學,在進步青年的幫助啟發下,畢恒光的政治覺悟提高很快。年底經侯澄介紹參加了“云南民主青年同盟”(簡稱“民青”)。1945年11月25日,聯大、云大等四所大學的學生在聯大新校舍草坪舉行“反內戰大會”,中山中學當局為了阻止學生參加反內戰大會,威脅說誰去參加誰就是共產黨。畢恒光沒有被嚇倒,而是秘密約了30多人到聯大去參加了反內戰大會。反內戰大會遭到特務破壞,聯大、云大等校宣布-以后,畢恒光和趙春和等民青成員以土木科為突破口,實現了中山中學的全校-。在“一二一”運動中,全市大中學校成立昆明學生聯合會,畢恒光被選為中山中學參加學聯的代表,在整個斗爭中一直表現很好。
          1945年12月,經李曉介紹,畢恒光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不久他在中山中學發展他最信得過的同學趙春和為黨員,以后又陸續發展了一些黨員和盟員。到1948年,中山中學已有黨員12人,盟員70人。隨著革命形勢的發展,中山中學變成了昆明-的主力學校之一,畢恒光在中山中學真正發揮了種子的作用。
          1946年秋,畢恒光被黨組織任命為中共路南縣負責人。他以教師身份在維則簡易師范任數學教員,并代表中共云南省工委負責人侯方岳,向瀘西趙國徽、彌勒姜必德傳達中共云南省工委關于開展武裝斗爭的指示,同時開展-工作,為建立圭山革命武裝做準備工作。畢恒光白天在校上課,晚上或假日外出宣傳發動組織群眾。以上蒲草、維則、海邑為中心,逐步深入到瀘西舊城、彌勒花口、路南躍寶山、五棵樹、路美邑等彝族較多地區去做工作,每晚都要走50多公里的路。畢恒光常常是星期六晚飯后離校,星期天夜里回校,有時夜里趕路,星期一早上才回到學校,舀盆冷水沖沖頭就去上課。
          1947年6月間,宣威、陸良地區開展游擊戰爭。為加強盤江南岸的工作,上級黨委又派了一些同志到路南協助畢恒光做好工作,畢恒光非常高興,對革命勝利充滿了信心,積極主動做好圭山鄉鄉長李鳳林和滇軍回鄉營長金德有的工作,先后建立了普拉河、磨山、海邑、躍寶山、矣維哨等工作據點,整個路南不到一年時間就成了星羅棋布的武裝工作點和通訊聯絡網,到年底路南全縣的地下武裝有了300多人。
          1948年2月,中共云南省工委把路南絕大多數革命力量和彌勒西山及滇南調來的同志整編成一支革命武裝,轉戰到南盤江南巖。畢恒光堅決服從組織的決定,留在圭山區堅持斗爭。
          部隊走后,國民黨組織一個“剿匪大隊”到處搜捕革命同志。他們已經偵察到畢恒光仍留在圭山,曾幾次在深夜突然襲擊上蒲草村,搜捕畢恒光。幾次突襲都撲空,他們便在各村張貼布告,懸賞搜捕。
          1948年5月,在攻打邱北的戰斗中,楊福安、趙萬春和蔣海清受傷被送回圭山,隱蔽在普拉河背后的山洞里。畢恒光和他們取得聯系后,把他們作為第二批建立革命武裝的骨干力量。8月初,他得到新兵大隊托人帶來的一個條子說:“弟兄們,快來救我們,我們要走了”。這批新兵,絕大部分是貧苦撒尼農民,他想,能把他們拖出來,就可以增加100多人和槍。8月12日是個漆黑的夜晚,按照事先約定的做法,畢恒光和幾個同志在紫玉山放了兩槍,沒有動靜。他說:“我摸進去,看看發生什么變化”。同志們勸他不要進去,他堅決要去。新兵大隊駐扎在楊家祠堂,他還沒有進城,就被幾個事先埋伏的國民黨員圍住。
          敵人抓到畢恒光,如獲至寶,想從他口里得到地下黨組織的情況。他們給他上過電刑,踩過杠子,仍然什么都得不到,后來就把他的耳朵用大釘子釘在大板壁上。
          不久,畢恒光被押送到昆明警備總部看守所,后來,中山中學黨組織負責人之一陳榮昆也因特務學生的出賣被抓進看守所,他和畢恒光關在一個牢房。畢恒光告訴他:敵人對他很注意,想從他身上找到游擊隊和昆明的聯系。進而破壞云南地下黨組織。畢恒光還告訴他:有個特務冒充犯人和他們關在一起,想得到法庭審訊得不到的東西,他必須隨時提高警惕。
          經過多次審訊,敵人還是一無所獲。便于1949年1月把他用汽車押到虹山殺害。
          七個月之后,陳榮昆交給畢恒光的妻子趙國芳一封折疊成手指大的信,這是他被捕后給妻子寫的惟一的一封信。
          信中說:“我活著出來見你的可能性已經非常渺茫了。我才25歲,這么年輕就結束了生命,未免太短促了。但我一點不后悔;仡20多年來我走過的歷程,我是滿意的。我已經毫無保留地把我的一切都貢獻給革命,直至貢獻我的生命。我深深地感到遺憾的是我沒有完成黨組織交給我的任務!
          [以上內容由"玉樹"分享。]


        相關院校:

        同年(公元1925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9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白深富
        蔚蓝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