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湖南省 > 婁底市 > 雙峰縣人物

        曾廣河


        [][公元1874年-1898年]

          曾廣河(1874-1898),雙峰縣荷葉鎮人。系曾國荃的第三個孫,清邑庠生,特賞員外郎,在刑部供職。戊戌變法中加入 ,一生喜讀《船山遣書》,廣泛吸收西學,思想開明,痛惡清廷腐敗,擁護變法自救。
          曾廣河于清同治十三年(1874)農歷三月初一在北京出生。其時,他父親曾紀瑞在京任兵部員外部。廣河自幼在京受庭訓。光緒六年(1880)農歷六月二十八日其父病逝于京,剛滿6歲的曾廣河隨母扶樞返湘,將父安葬于衡山虎踞潭曾姓墳山后,居荷葉大夫第讀家塾。年少的曾廣河鄙視科舉,十來歲時入湘鄉縣東阜書院,僅讀兩年即回到大夫第,在自家或富厚堂藏書樓鉆研儒家經典,涉獵文史百科。他尤好讀《船山遺書》。筆者曾征集到他當年讀過一冊《船山遺書》,圈圈點點,磨損不少。他還喜愛西方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書籍,廣泛吸收“西學”知識。
          光緒二十年(1894),中日戰爭爆發。就在這一年,曾廣河由邑庠生特賞員外郎。在刑部供職期間,他目睹中國在甲午戰爭失敗后的喪權辱國,覺清廷“腐敗已極,非變法難自救”,極力擁護光緒皇帝與譚嗣同變法。光緒二十三年(1897),譚嗣同瀏陽介立算學館,開湖南維新的先導;繼又設南學會、辦《湘報》,宣傳變法,抨擊舊政。曾廣河得悉后,曾告假回湘,在長沙會晤過譚嗣同,極力擁護譚的變法主張。
          光緒二十四年(1898)夏,譚嗣同被召入京,任四品卿銜軍機章京,與機旭、楊銳、劉光第同參新政,時號“軍機四卿”。對此,曾廣河非常高興,覺朝廷毅然變法,國事大有可為。他曾在湖廣會館設晏招待譚嗣同,為之祝賀。但僅過幾天,慈禧太后發動戊戌政變,囚禁了變法的光緒皇帝,并準備逮捕維新志士。曾廣河從朝廷探得這一消息,立即向譚嗣同通風報信。其時,康有為、梁啟超等人聞訊,或出逃,或避居外國使館。據曾國藩的曾孫女曾寶蓀回憶說:“我父親(曾廣鈞)也加入了 。戊戌維新失敗,他老人家有心先一月出京,否則也難免大難或受其他處分!倍T嗣同依然住在瀏陽會館。一天他托人去找曾廣河密商對策,考慮是否逃走。曾廣河來到瀏陽會館,對譚嗣同說:“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君逃固為好事,但朝廷監視甚嚴,能逃乎?不能也!币虼,譚嗣同決計留京。他說:“各國變法,無不從流血而成,今日中國未聞有因變法而流血者,此國之所在不昌也,有之,請自嗣同始!”曾廣河見譚嗣同堅決不走,自己也不打算走了。
          就在此后的幾天,一場搜捕維新派和帝黨人物的災難降臨了。那是光緒二十四年農歷八月初九日(一說初十日),一群清兵緊緊包圍著瀏陽會館,將譚嗣同逮捕了;十三日即和楊銳、林旭、劉光第、康廣仁、楊深秀等“六君子”在菜市口英勇就義。曾廣河知道朝廷這天要殺人,擔心譚嗣同等難免。便前往虎坊橋去觀見。那天清早,天下著蒙蒙細雨,曾廣河站立在虎坊橋旁,等待著譚嗣同路過。辰時正,清兵押著“戊戌六君子”路過虎坊橋時,曾廣河一眼就看清了押在前面昂首闊步走的一個就是譚嗣同。譚嗣同也看見了曾廣河,以目向他注示告別。曾廣河回到家痛哭一場,說:“復生(譚嗣同字復生)之死,實我殺之也!”悔當時沒有勸其逃走。他既為譚嗣同等遇難而悲痛,又對清廷表示極大憤慨,故以死來喚醒民眾。


        同年(公元187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898年)去世的名人:
        邵作舟 (18511898) 晚清績溪三奇士之一 安徽省宣城市績溪縣

        下一名人:楊昌浚
        蔚蓝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