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湖南省 > 婁底市 > 漣源市人物

        蕭贊育


        [公元1905年-1993年]

          蕭贊育(1905-1993)號化之,字銘圭.晚年署梅園主人。漣源市茅塘鎮道童村人。黃埔軍校第一期畢業。后赴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日本明治大學學習。曾任國民黨中央軍校畢業生調查科主任,蔣介石侍從室秘書、侍從室第三處中將副主任,國民黨中央黨政軍聯席會議秘書長.中央軍校政治部主任,武漢行營政治部主任國民黨南京市黨部主任委員、中央組織部副部長,《掃蕩報》、《和平日報》總社長,“中央訓練團”教育委員,三青團中央監察委員、中央干事。1949年去臺灣,任“中華文化基金會”董事長,1952年創刊《建設》雜志。1963年當選國民黨第九屆中央委員,1969年起任第十至十l三屆中央評議委員。著有《中華民族的根本問題》、《知行問題》、《梅固文存》等。妻喻素真,育日男一女:長旦明、次昌明、滿理明、四永明、女祥玲、婿馬德玲。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來,在- 民黨中央委員會擔任評議委員,資深中央委員、- - 的蕭贊育先生,過去和我在國民黨南京政府共事22年之久。雖然他是黃埔軍校第一期的老大哥,但是,由于種種關系,我們之間的交往,不論在南京、在重慶、在抗戰勝利后,均算是比較接近的。我們最后學習的時間,是1949年8月初。這年7月,我向湖南省政府主席兼省保安司令程潛請假二周,到廣州向國防部政工局長鄧文儀匯報工作。這時,蕭先生住在廣州飯店,后來我也同往在一起;還有國防部人事司中將司長楊良,陸軍第五十四軍少將副軍長趙威、- 中將司令張鎮等,我們親切交往,暢談形勢。同年8月4日,程潛在湖南起義后,代總統李宗仁、行政院長閻錫山蔣介石的指示,派國防部中將次長黃杰湖南省政府主席兼湖南綏靖總司令和第一兵團司令。黃杰隨即手8月6日乘機離開廣州。此時,袁守謙、鄧文儀、蕭贊育、劉詠堯等均趕到飛機場為黃杰送行;我和張鎮、曾堅等隨同黃杰一機飛到邵陽。誰知道,我同蕭先生競自那次匆匆一別之后,轉眼就是半個世紀,別緒離情,不言而喻。
          19829F11月1日,我到香港與久在臺灣的胞七弟潘煉團聚時,曾經給蕭去過一次信,并且是托潘煉弟親自送陳的。當時,蕭先生感到非常驚異地說:幾十年來,我總以為你早已不在人間了。而今你依然健在,而且到了香港,你們兄弟得到團聚,又給我來信了,我真快慰萬分!他即伏案親筆作書,并贈我書刊8本,大部分是他的著述。這種高情厚誼,使我更加不能忘懷,F在,我想就我所知道的蕭贊育先生,分別敘述于后,以表對他敬慕之忱。
          投靠蔣介石
          蕭贊育,別名化之,光緒三十一年(1905)農歷正月十二日生,湖南省老邵陽縣孫家橋區唯一鄉大坪村人。1952年重新劃定行政區域時,這個鄉劃至漣源縣(今漣源市)管轄。蕭姓過去族大人多,也出過一些較有名望的人。蕭先生祖上世居農村,頗有產業。弟兄7人,蕭贊育為大哥,有個弟弟曾任藍田 所長。蕭贊育從小聰慧,喜歡讀書,私塾老師蕭庭光教過他五年多書,非常贊賞他的才華。1918年畢業于家鄉澗溪高等小學后,在該校任教。1920年高中畢業后,激于當時軍閥割據,國恥日增,他便毅然投筆從戎,1922年升為文書。1923年秋,他結伴先行到廣州參軍,不久即考人大元帥府所辦的陸軍講武堂。1924年6月,孫中山創辦陸軍軍官學校即黃埔軍校時,明令將陸軍講武堂全體師生并入黃埔第一期受訓,這樣,蕭贊育就成了黃埔軍校第一期的學生。1928年黃埔軍校校長蔣介石從一、二期畢業和即將畢業的三期學生中,選送一批到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留學。當時,這批被選送的學生中,就有蕭贊育、鄧文儀、賀衷寒、劉詠堯、趙可夫、酆悌等。他們之中大部分人是比較優秀的學生,雖然經過考試按成績錄;但是,最主要的還是學校當局選拔保送的居多。他們在莫斯科大學的留學時間,一般為二三年,有的提前畢業回國。蕭贊育在1927年畢業,1928年任第七軍政治部少將主任,為顧祝同軍長器重,1928—1931年又留學日本明治大學。
          1927年北伐戰爭取得基本勝利,蔣介石奠都南京。蕭贊育從日本明治大學學成歸國,錯誤地選擇了追隨蔣介石的道路,直至終身。1934年被安置為蔣介石侍從室秘書。以后被逐步升至少將秘書。1936年起,被升為侍從室第三處中將副主任,還被選為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委員。在南京開辦的拔提書店,專門出版各種軍事、政治書刊,蕭擔任經理,負主要責任。還在各省、市設立了分店。當蔣介石對江西等省發動“十年圍剿”時期,南京政府創辦了《掃蕩報》,蕭被任為總社的董事長、社長。從盧溝橋事變日寇發動全面侵華戰爭后,南京政府于1938年冬季遷往重慶,即所謂陪都。蕭贊育始終在蔣介石身邊擔任侍從室第三處中將副主任。在重慶時,因與中共團結一致抗日的關系,《掃蕩報》停辦了。但是,以黃埔學生為核心所創辦的拔提書店,仍然在各省、市存在。從1930年起,蔣介石在軍委會增設侍從室,1936年又講行改組,正式定名為“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侍從室”。軍委會是國民政府的太上政府,侍從室又是軍委會的“心臟”和太上政府,掌握全國黨政軍情況,好比清朝的“軍機處”,它架空了政府機構,蔣介石就是“太上皇”。改組后,由兩個處,一個侍衛長共三部分組成,侍一處主任錢大鈞,分總務、參謀、警衛組三個,主管軍事,侍二處主任一直是陳布雷,分第四、第五組,分別管政治、黨務。先后在(侍從室)第五組任秘書的有:徐道鄶、王凡生、李唯果、蕭贊育、邵毓麟、葛武、張彝鼎、羅貢華諸人。。1940年,又成立侍從室第三處,專管人事調查、登記、考核諸業務,陳果夫一直任主任,蕭贊育任副主任,該處設第七、八、九組,負責選派參加蔣介石專門培訓高級干部的中央訓練團人選,主管全國黨、政、軍人事檔案工作,是人事特務工作的核心組織。1945年11月由于美國人的非議,蔣介石撤消了侍從室。蔣介石集大權于一身,公務紛繁。他每天工作有定時.嚴格按照規定程序。還有一個貼近蔣介石的文職人員,是為蔣介石做記錄的速記人員,一般也稱之為侍從秘書,但是嚴格地說,他們只是記錄秘書,這個職位,歷年來都是由陳果夫包辦推薦的:蕭乃華(死于西安事變),蕭自成,曹圣芬,清一色是中央政治學校新聞系的畢業生,而且全是湖南人。
          蕭贊育立身處世、侍人接物,比較小心謹慎,言語行動,從不放肆亂來。據我所知,我們一些朋友、同事與他交往密切者如:鄧文儀、袁守謙、劉詠堯、楊良、劉鎮越等,經常在我們交談中,總是說:化之為人正派,不搞任何歪門邪道,是非曲直,持論分明;自奉很薄,生活簡單樸素,不假公濟私。他官大,可是家中沒有什么產業,南京僅有一棟60平方米面積的公館。他是黃埔軍校一期生、留俄生,在侍從室、在蔣介石身邊十八年時間,他總是謙虛謹慎,平易近人,對任何人的問題,從不在蔣介石面前飛短流長,暗傷別人。在黃埔同學、復興社分子之中,這些人總說:化之為人,像藥中甘草,總起中和作用,沒有對不起人的地方。根據我自己同他接觸的往事,不管是在南京、重慶、廣州,現在回憶起來,總覺得他和藹可親,誠誠懇懇,并且有多次得到他的照顧,使我在各種工作崗位上,都能比較順利。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宣布無條件投降,結束了這場為時8年的民族戰爭,我們中華民族取得了全面勝利。陪都政府即于同年的10月正式遷回南京。不久,蕭贊育即被任命為國民黨中央黨部常務委員,還擔任南京市黨部的主任委員。此時出任南京市長的滕杰,是黃埔軍校第四期生,也是復興社的中堅分子。經過遼沈、平津、淮海三大戰役之后,共產黨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而國民黨則黨心、民心、軍心全部崩潰,南京政府被迫遷到廣卅I,企圖負隅頑抗。此時,蕭贊育也隨同國民黨中央黨部和南京市黨部一起逃到廣州。1949年7月底。我在廣州同他見面時,真是無話不談。彼此對當時那種風雨飄搖的蔣家王朝,總是悲觀失望,感到無法挽救。
          1947年春,蔣介石高唱“實行- ,還政于民,還軍于政”。其實,這種行憲選舉,意在騙取民意,好使自己登上總統寶座。當時,在全國各地,上自中央,下至縣、鄉、保、甲,都造成了一場選災!這主要原因,就是國民黨內部的- ,弄得- 神怨,大失民心。記得當時的國大代表、- 的選舉,是從1946年始的,湖南的選舉從1947年春季開始。5月中旬,中央黨部派常委劉文島來主持湖南的選舉事宜。所有各縣國大代表、- 的選舉,必須先經《選舉指導委員會》提名。當時負責全省選舉事務的委員為張炯、奠苧元、劉修如、李樹森、劉業昭及省政府主席王東原,民政廳長劉千俊等。而候選人的名單,實際上必須經過黨團兩種派系的斗爭。黨方為系,團方為復興社系、即黃埔軍校系。這兩派的勢力,遍及各縣、鄉、保。當時邵陽縣提名競選國大代表的為周磐、楊繼榮、黃甲;競選- 的為蕭贊育。這張名單的提出,在縣里經過兩派激烈斗爭。當時邵陽的黨方人物為縣黨部書記長卿國魁、委員夏希賢、劉長城、及參議會議長謝譽濤等,他們擁護周磐為國大代表。原六十三師中將師長陳光中,也是擁護周磐的。當時邵陽縣的團方即復興社的核心人物,是省參議員黃甲、三青團書記長唐典、軍統站長劉煥黎等,他們是擁護楊繼榮、黃甲為國大代表的。女國大代表的提名,中央規定,凡人口超過一百萬以上的縣,可以選女代表一人,如邵陽、湘潭、湘鄉、瀏陽、岳陽、常德、耒陽等八縣,每縣得增選女代表一人。邵陽縣女代表的候選人,為團方復興社成員、金陵女子大學畢業的蔣志云(現在臺灣仍為國大代表,并且與原新六軍少將副軍長劉建章結婚,常往來于臺、美之間)。這些候選人名單,經過縣里黨團雙方提名,反復爭奪,再經省選舉事務委員會及省級黨團雙方激烈爭奪決定之后,最后報經中央黨部總裁蔣介石親自審批決定,然后再開始在金國范圍內進行選舉。
          1948年1月,我在南京中央訓練團高級政工班受訓將完。我是國防部少將部員.也剛從湖南郴縣交卸縣長職,奉圈防部政工局長鄧文儀指派來受訓。當時,蕭贊育急于回邵陽競選- ,特意邀我與他同行,還陪他到邵陽競選。黃埔學生中由于權利之爭形成了許多小派系。賀衷寒想重溫孫文主義學會舊夢,以張鎮(憲兵總司令)、蕭贊育、鄧文儀等為基于結成留俄派,后組織“力行社”,參加這一核心組織的人有蕭贊育、杜心如等5余人,無形中叉形成一個“湖南派”集團,賀衷寒為政治領袖,蕭贊育被推居于第二把交椅.勢力實在不。ナ捹澯@時的意思是:我們之間相處的關系很好;我在湖南做過縣長,也是黃埔軍校高教班五期的同學,也參加過復興社;省、縣地方上的- 歷史和一些核心分子,均常有所接觸,在某些場合的各方面人事關系,均比較多;他希望我能夠協助他競選- 。我在當時對蕭的這番心意,是能夠理解的。我對他的競選立簧,不論在任何場臺,表示竭誠擁護。我們從2月1日坐飛機到武漢,第二天下午就到了長沙。蕭先生一到長沙車站,湖南省政府主席王東原,民政廳長劉千俊、省參議員黃甲等均到火車站迎接,對他襲示十分親熱;對他的競選- ,均表示熱情支持。當我陪同他一起回到邵陽時,邵陽縣黨政軍各界人員均到汽車站迎接。從2月8日起,邵陽縣48個鄉鎮,約160萬人口,全斷開始競選國大代表和- 。蕭贊育競選- ,在各界群眾中,在黨團方面所轄的各個勢力范圍,大致均無阻力,無多表示異議;都說:蕭先生是中央黨部常務委員,又是南京市黨部主任委員,當過侍從室中,將副主任,資望德望均高,我們均積極支持,不會使他落選。先生到達邵陽之后,也沒有花多大氣力進行- 。僅在兩家大酒店館請過約三十桌酒席;他沒有下到各鄉各保去競選。經過為時5天的選舉,他的- 選舉,即獲0 成功。
          初到臺灣,蕭贊育即擔任正中書局常委、董事;又任“中國廣播公司”常務董事,“中華文化基金會”董事長,“亞東實業公司”董事長,并主持掃蕩出版社及《建設月刊》,他以極高的熱情,從事著文化方面的工作。晚年,更以出版弘揚中華民族文化的圖書為己任。如出版《中華文化百科全書》叢書達14卷之多,總計達一千萬字,確為文化事業的巨大工程。1949年,蕭贊育將其妻喻素金、子蕭旦明、蕭昌明都帶去了臺灣。但尚有其二弟蕭棟奎、三弟蕭如奎、四弟蕭得奎、五弟蕭槐奎留在家鄉。到80年代的時候,蕭贊育的這些親屬,有幾個還在世,如二弟蕭躬奎1963年病故,三弟蕭如奎在“文革 ”的1967年被揪Zbag 。但蕭贊育并不知情,還在積極與家鄉聯系。1981年6月,蕭贊育的二兒子蕭昌明,從美國向我國政府寫信,尋找其親人。溝通關系以后,蕭贊育的妻子喻素金,弟蕭晚六,便通過香港九龍的韋靈予寫信給五弟蕭槐奎,與蕭槐奎聯系上后,便寄回人民幣3000多元給蕭槐奎建房。1981年10月,蕭贊育親自向蕭槐奎寫了信,并寄給他一張全家照片。1988年9月,蕭贊育的侄兒、二弟蕭棟奎的兒子蕭乾光,陪同蕭贊育的三妹和五弟蕭槐奎,一道到香港與蕭贊育見了面。蕭贊育向親人們表示了“為祖國統一出力之愿望”,并向漣源市政府贈送了他親自主編的《建政三十年》和《六十年來中國留俄學生之風霜碑歷》等書。以后不久,蕭贊育又寫信給茅塘的親人,表示:“楊塘、芭蕉兩處墓地之修理,你們要我加上一點力量幫助,我完全同意照辦!辈⒁运蚱薜拿x寄回美金12元,囑其送三姑媽200元、五叔醫藥費300元、乾光200元,其余500元用來修祖墓。其關心桑梓、關心家人之情,已不僅見于言表,而且見于實際行動了!婁底市政協文史委〈中國歷代名人與婁底〉》供稿


        同年(公元1905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93年)去世的名人:
        靳延波 (19191993) 北河莊鎮東沙良村 河北省邢臺市寧晉縣

        下一名人:成希颙
        蔚蓝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