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湖南省 > 婁底市 > 雙峰縣人物

        王龍文


        [公元1864年-1923年]

          王龍文(1864~1923),派名代仁,字澤寰,號平養居士,叉號髯俯,補泉,&峰縣三塘鋪鎮人。光緒廿一年(1895)以一甲第=名進士及第,俗稱“探花”。為官京師時,嘗慷慨上 書 言天下事,頗有長儒之風。庚子(1900)之變,附和義和團,力主滅洋。后清廷失敗,迫于議和壓力,殺戮或革除主戰者,他被奪官歸里。其后在箴言、船山等書院掌教。頗有聲譽。又回原籍江西廬陵主修縣志。著有《平養堂疏稿》一卷、《平養文待》十六卷、文待附錄一卷、《平養詩存》:謄、《平養聯存》一卷。
          狀元屈成探花郎
          王龍文于清同治三年(1864)五月二十日出生于湘鄉縣新安鄉三十四都(今屬雙峰縣三塘鋪鎮)。他祖籍江西吉安府廬陵縣永福鄉官田,曾祖象徇,字庭順,五歲而孤。及長,以賣藥為業。乾隆三十三年,年廿四,行商湖南,數遷至湘鄉三十三都之賽田迥龍橋(今雙峰縣甘棠鎮)。于是定居,力勤致田百頃。平生好行善事,遇貧病者施以方藥而不求回報。嘉慶三年,象徇年55歲以病卒。子世崇才四歲,妻朱氏破產存孤,修德行善,清操苦節,撫子成立。道光廿八年清旌表節孝,入祀湘鄉縣節孝祠。同治《湘鄉縣志。列女傳》有記載。
          祖父世崇,字序賓,事寡母以孝聞名。持身嚴謹,勤儉治家,家道復振。又好學工書,后因龍文進士及第,她奉政大夫。
          父萬邦,字道明,號作孚,四歲時父母相繼去世,由祖母朱氏撫養。年十二,祖母去世,因此廢學而隱于商,以賣藥而世其家。艱苦創業,一生樂善好施,世呼善人。后因龍文顯貴,誥封奉政大夫。70歲時,將家遷往二十里外的朝陽守經堂(今三塘鋪鎮巖泉村)。宣統三年(1911)去世,壽77。歿后,湖湘耆舊議請祀先生于鄉賢祠,因辛亥革命乃作罷。
          王龍文先后師從朱繼上、劉藻隅、左敬和、朱松喬,舉人謝輯生、李筱秋、鄧林皋等宿儒。光緒十三年(1887),年方十三,學憲陸寶忠科試經古,以第一名補邑庠生,所作《天子圣哲賦》刻于《沅湘攬秀集》中。十六年經湖南學政張亨嘉科試詞章第三名,復試以一等第九名充增廣生。十八年學政張預歲試詞章第八名,復試以一等第五名充廩膳生。隨之肄業岳麓書院,師從王閻運等名師。光緒十九年(1893)激賞,拔置第一。
          從有科舉以來,湖南共中了5個狀元。宋代的長沙王世則、湘鄉王容,明代的華容黎淳,清代的衡山彭浚、茶陵蕭錦忠。王龍文雖貴為探花,已極榮耀,但狀元桂冠失之交臂,畢竟令人為之惋惜。
          居廟堂之高
          王龍文及第后,授翰林院編修,誥封奉政大夫。光緒二十四年(1898)散館,名列一等第六名。次年冬充武英殿協修,旋充國史館協修。
          龍文之學,一以孔孟儒家為宗。秉承本鄉先哲曾國藩、羅澤南所倡導的宋明理學正統思想,故其忠君報國之心,舍身取義之行,都自有其思想根源。龍文懷抱甚偉,志大才高,但因來居高位,仕宦時間不長,故其事跡史書不多見。但為官京師時,屢屢慷慨上 書 言天下事,所議之事皆關系國家興亡。當時士大夫皆重其風采之呋麗,議論之高明。我們可從《平養堂疏稿》中見其以天下國家為己任的一片報國之心。
          王龍文在自序中說:“自少愛書,遠覽前世,見有直士孤臣鯁論危言,倡達主聰,有裨世用。輒意氣感激,篤好而思效之。及忝官翰林……自知官小望輕,國論即定,必不因其
          言有轉易。然率為之者,義激于中不能已螻蟻之誠也。既好惡與世異趣,果被糾劾……今日身在畎歆,乃心倦倦,不欲少釋者!
          光緒二十四年戊戌(1898),清朝腐敗已極。數年內喪師失地,國力衰弱。窮則思變,朝廷分化為維新派和守舊派,兩派互爭勢力,斗爭非常激烈,逐漸演變為帝黨與后黨之爭。維 人康有為等高談時局,銳意更張。對此,王龍文不以為然,認為未免欲速則不達。正如善醫者診治弱癥,必先培其元氣,然后才可以祛邪。元氣未培而施以猛劑,則恐有致命之虞。為政之道,正與此同。王龍文審時度勢,于戊戌六月二十六日上呈《應詔陳言疏》,謂“致治之要有三:‘日持重、日循次、日責成。其所以行之者有二:日切實、日無急!鲝垖嵭蟹妥的、循環漸進的、溫和的變革。極力反對康黨空泌朝政,無補于事。認為:“為政不在多言,其自托于議政者,率辨言亂政之流,宜置之極刑,以杜禍萌而收實效!贝耸枰怀,頓時嘩然。贊成者稱為偉論,時人高賡恩稱“此疏條理縝密,非徒為逆黨變政時中流砥柱,實為學為治一大頭腦!倍S 人以其嫉康黨而惡之,甚至有議殺龍文者。后來的事實證明,正是慈禧太后不能容忍維 人的激烈舉動而重新訓政,戊戌變法遂以“六君子”被殺而失敗告終。
          由于光緒帝力行新政,而致慈禧母子生嫌。慈禧第三次訓政,恨不得將光緒立刻廢去,只因中外反對,不能立行,沒奈何勉強含忍。過了一年,即光緒廿五年十二月,慈禧起意廢立,擇端王載漪長子溥傍為新帝,擬在次年元旦舉行。此議一出,立遭朝臣反對,認為光緒之罪不明,驟行廢立,恐外國公使干涉。不得已,于十二月廿五日降旨,改為立溥傍為大阿哥,承繼同治帝,撫育宮中,徐承大統。王龍文于十二月二十九日上呈《議大禮疏》,援禮經大義,引經據典,認為溥債承繼同治帝有悖古禮,名不正言不順,恐貽他議。
          當義和團興起時,王龍文激于忠君愛國義憤,誤信毓賢之說,以為義和團真能驅逐洋人,為國報仇。清廷于光緒廿六年庚子(1900)五月廿四日對外宣戰,王龍文是主戰派中一員,于六月十八日上陳《各國戰守事宜狀》,提出“峻刑、信賞、備豫、杜弊”等主張,對如何應敵條分縷析,言之頗詳。八國聯軍入侵,前四川總督,睦江巡閱使李秉衡奉旨勤王,幫辦武衛軍務,以王龍文、邵陽曾廉等人總理營務。龍文尚未赴營,李軍敗死。七月廿日聯軍攻人北京,慈禧及光緒帝出逃陜西。時大臣紛紛逃命,王龍文以忠君自勖,冒死隨扈至長安。清廷戰敗,被迫議和,迫于壓力,議殺毓賢。王龍文出于愛國義憤,于十一月十一日上《論救毓賢疏》,謂朝廷“誅殺敵之人以快夷虜之欲”,實是“是非顛倒,順逆不明”。慈禧覽疏嘆息,撫幾愴然。但迫于外敵強大壓力,終殺毓賢,王龍文又作挽聯云:“毀者萬人,譽者萬人,我不徇好惡,好惡終當徇我;生亦千古,殺亦千古,公不負朝廷,朝廷又豈負公!逼涔聭嵵,溢于字里行間。
          光緒廿七年(1901)辛丑三月十二日,王龍文在長安呈《用人疏》,謂“今天下非無高世之才,救時之士也。量能而使之,度材而任之,以舉眾職,濟艱阻,其效可立睹焉!薄盀榻裰,0 刷恥,莫此為大,莫此為急!眱蓪m西狩,已將一年,耳關軍屢施壓力,要求將扶持義和團力主抗戰的士臣嚴懲。清廷無奈,只得將主戰派或殺頭,或遣戎,或奪職。王龍文也不能幸免,被主和派所劾,清廷以“袒護拳匪”之罪名將其奪職除名,放歸故里。
          王龍文在中進士之前,其伯父曾對他說:“人世所有之科名汝盡有之,獨生不逢時為可憾耳!”其語至此驗矣!假使王龍文能盡展其才學,其建樹當不可限量,惜哉!
          處江湖之遠
          王龍文回籍后,不能盡忠轉而盡孝,侍奉老父。又教養三子,以經史舊文付之兒曹,有終老林泉之志。既閉門養晦,益醉心于鄒魯遺經,吟詩以儒家詩教為的,治文則規模桐城。家居幾年,屢被故交親友聘教子弟。盛情難卻,遂設講席于里中袁氏萬福林塾舍和邵陽曾氏義學。
          光緒三十年(1904),益陽箴言書院聘王龍文為山長,書院系清名臣胡林翼為紀念其父探花胡達源而建。王龍文掌教,“四方學子聞訊而至,齋舍幾至不能容!睂W分漢、宋、經濟、詞章四端,課分經史、立身、治事、為文四門。所訂四約四戒,懸之講堂。日與學子相切磋,經誦之聲晝夜不絕。并親撰講堂聯云:“斯文一縷千鈞日,我輩三綱五典身!逼鋾r,學堂興起,書院多廢,唯箴言猶存。王龍文掌教三年,名滿湖湘。
          宣統元年(1909),湖南岑巡撫,吳提學、朱觀察聘王龍文為岳麓書院監督,王回信謝絕。長沙碩儒王先謙主講岳麓,見王龍文之信,驚日:“湖湘有古文正脈,老夫不知,此老夫之恥也!币蛄Υ偻觚埼娜ラL沙,王以父疾力辭。兩人于是書往信來,以道義訂交。王先謙又屢索其文,刻版印行于世,又于同道中極力揄揚。宣統三年辛亥(1911),王先謙赴京,又攜王龍文之書,遍贈號稱能讀書的京官,不拘科目省分,故不出數月,而王龍文之書遍布天下。王先謙七十歲時,王龍文恭作壽序;先謙歿,又作祭文和挽聯,蓋惺惺相惜也。
          其時,江西廬陵縣派專人來請王龍文回籍,主修縣志。早在三年前(1906),王龍文回祖籍掃墓時,就被邀請過。至此,王龍文只好恭敬不如從命,攜子履任。1911年春,父病,龍文回湘省親。三月,父歿,壽77歲。王龍文哀毀盡禮。十二月,宣統帝遜位,滿清滅亡。飽經三綱五常熏陶的王龍文,根本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于是幅巾深衣,打扮成居士模樣,以示與民國不協調。作詩頗多,常抒黍離故國之悲。如《禾黍贈昆侖》(曾希文自稱昆侖逸史)云:“滿目驚禾黍,相看涕泫然。賜秦悲醉夢,吟越痛沉綿。五柳惟耽酒,三閭莫問天。與君宗社計,空憶十年前!鄙醵劣谠诿駠陼r,仍記之為宣統九年而不稱民國,以晚清遺老、儒家衛士自處。如《雜詩十六首》最末一首云:“洗卻頭銜稱首士,留將頂相混頑民。黃冠蒯履沒吾世,猶是先朝蟣虱臣!
          王龍文為父親守孝三年告滿,到了民國三年(1914),被聘為衡陽船山書院山艮。書院為清名臣彭玉麟改建,祀奉大儒王夫之,湘潭王閩運曾掌教于此。龍文至此,訂立學約,稱:“抹末流人心之陷溺,莫急于理孔孟遺緒,以浚初原而端末始。六經其堂奧也,程朱其階梯也。而用以自課者,綱要有三:日窮經、日省身、日修辭!闭平倘,學子受益良多。
          民國六年(1917)春,龍文第三次回廬陵原籍掃墓,將縣志之事完工。是年秋,南北戰爭爆發,其家飽受潰兵騷擾之苦。民國七年(1918)四月,長子王玨病故,年方24歲。王玨,字子重,號素庵,自幼聰穎絕倫,好學能文,但身體衰弱。及長,娶湘軍名將劉錦棠之孫女。學力更進,其讀經讀史之議論,立意高深,文筆縱橫,龍文方慰詩書有后。不期早天,對龍文的打擊相當沉重。好友曾希文選刻其文,得四十余篇,分為兩卷,名為《索庵文稿》,以慰龍文痛失愛子之痛。其時,文壇名人多有題詞,如碩儒陳三立題詞日:“識解之超,議論之粹,文筆之昭晰茂美,波瀾老成。東坡少年讀史諸作,殆無以過,乃越世之環才也。即此可供后儒之嘆詫。嗚呼,惜矣!”
          龍文次子王彬,字商生,年十三即能詩,好為長歌行。曾希文、高賡恩既為評論,又與唱和,謂可成才,惜所作全佚。次媳夏湘云,侍親純孝,人稱孝媳。出生于書香門第,能詩善詠,今覓得詩一首《夫所植之花為子所摘,感而有賦》云:
          “春來春去須還復,花謝花飛最懊儂。
          卷掩腸枯難問句,觸筆珠淚灑殘紅!
          王龍文在講學之余,刊行了《李忠定公集》、《歐陽巽齋集》、《羅硐谷書》等文集,自己的詩、文、聯、疏稿等二十一卷皆經手定刊行于世,今湖南省圖書館歷史文獻部有存=眥
          白長子逝世后,喪子之痛使王龍文身體垮_r下來。家居數年,他于民國十二年(1923)九月十二日去世,享壽60歲。其友邵陽曾廉作祭文和墓志銘,湘陰郭復初太史作挽聯云:
          “因戊戌而有庚子,因庚子而有辛丑,功罪是非,斯人不可誣也;
          由文章以求古文,由古文以求理學,吉兇榮辱,后世必能辯之!
          此聯可作王龍文一生的小傳來讀,發人深省。
          《婁底市政協文史委〈中國歷代名人與婁底〉》供稿


        同年(公元186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23年)去世的名人:
        安德魯·博納·勞 (18581923) 第37任英國首相 歐洲英國
        徐國梁 (18761923) 民國時期淞滬 廳廳長 天津市

        下一名人:陳士芑
        蔚蓝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