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湖北省 > 荊州 > 石首人物

        廖學愚


        [公元1903年-1927年]

          廖學愚,又名學儒,綽號蠻子。1903年8月出生于湖北省石縣廖家臺一個富裕農民家庭。其父廖祖明,從小討米要飯,備受饑寒和- ,成年后,靠岳父資助,購置了3畝薄地,正因他勤扒苦做,到學愚上學時,已購置洲田近兩百畝。他家的田大部座落在長江沿岸,每年洪水一退,當地土豪劉代夫挽草為記,趁機霸田。廖祖明自知奈何劉代夫不得,常為此長呼短嘆,忍氣吞聲。因此,在生下學愚時,他特意請了一位知識淵博的同族先生,為孩子起了一個名字:學儒。意即長大后能潛心學習儒家經典,出人頭地,鼎新門戶,免受惡人欺凌。
          學愚6歲入塾,勤奮好學,深受蒙師郭川東喜愛。不料十歲那年,母親病故,使他失去了母愛。劉代夫對他家的欺凌又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心靈的創傷使他在學業上變得心灰意懶,性格也逐漸變得粗獷、剛烈。因此,人們送他一個不雅的綽號:蠻子。
          為了0 ,他常常悄悄地到茶肆酒館聽別人講草莽英雄打富濟貧的故事,他希望自已能像那些英雄一樣,有一身好武功,打倒欺壓窮人、作惡多端的劉代夫,替窮人報仇,為自己雪恨。從此,他無心學文,專想習武。其父見學愚不愛讀書,深感不安。于是,又為他另請精通詩文的廖玉成為師。廖玉成是學愚的堂兄,他按照叔父的要求,對學愚管教特別嚴格,他除教學愚精心學好四書五經外,還教他開筆做文章、填詞、寫詩。廖玉成的詩賦,頗帶田園風味,學愚對此不感興趣。一次,他見廖玉成的詩中寫道:“莫到曹湖磯上望,恐驚沙鷺碎清波……”便提筆批道:“短視只見眼前山,舉目可望天下水……”并對人說,“我不喜歡堂哥的詩風,我只喜歡文天樣《過零汀洋》、蘇軾赤壁懷古》和岳飛的《滿江紅》那樣一些慷慨激昂具有英雄氣魄的詩句!辈痪,來家鋪魚頭嘴的傅月亭在其自辦的私塾里對學生講授《孫子兵法》等課程,學愚得知,要求父親讓他改從傅月亭就讀。并說:“如不答應,我就不再讀書!备赣H奈何不得,只得聽其行事,讓他三易其師。學愚改從傅月亭為師后,認真學習《孫子兵法》,對學習軍事上的戰略戰術的興趣十分濃厚,因而,練身習武的欲望愈來愈強烈。其父見他年齡日大,既有學習兵法的興趣,又有練身習武的愛好,決定滿足他的心愿,讓他文武并進,并為他專門請了一位武功名師利用晚間教他習武,還特意為他備了一間白天可以學文、晚上可以練武、寬敞而又安靜的房子。學愚心愿滿足,學習情緒高漲,每日起早帶晚勤學苦練,由于他用功過度,不久,兩眼患了近視病。然而,他沒有因此氣餒,只半年時間,他不僅熟讀了《孫子兵法》,而且學會了“大普”、“小普”、“七星”、“懸經”、“跌”、“滾”等武功套路,詩、詞、歌、賦亦樣樣精通,并且練就了一手好書法,左右兩手均能提筆書寫。他的學業成就在調弦口、八十丈一帶,一時傳為美談。不久,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縣立高等小學堂。
          入學不久,北京爆發了“五四”運動,新思想的浪潮席卷全國,平靜的石首高等小學堂也掀起了波瀾。在“民主與科學”等新思想的啟迪下,學愚初步認識到,不鏟除封建統治,劉代夫這樣一類大土劣就不能打倒,窮人就不能翻身。因此,在學堂,他以反封建、打土劣的名義,聯絡了十多個窮苦家庭出身的學生,列舉了劉代夫十大罪狀,到縣府起訴。要求當局嚴懲罪大惡極的劉代夫。這時,同校讀書的劉代夫的兒子劉偉民,得知這一消息后,對學愚試圖報復。一次,他見學愚和幾個關系密切的同學在教室里談論劉代夫的罪過,便貼在門窗下偷聽,被廖學愚發現,學愚怒不可遏,狠狠打他一記耳光,同學們也紛紛指責劉偉民與其父親一樣,行為不軌,并罵他“父子同奸”。夜里,劉偉民狼狽地跑回家里,在父親面前哭訴:“現在有人要殺我,還要告你的狀!”劉代夫聽了又氣又惱,故作鎮定地對兒子說:“不信那些話,楚人多謠!他們想告倒我,除非乾坤倒轉!”從此,劉偉民不敢回校讀書,劉代夫只好托人將他轉到武昌就讀。
          廖學愚等人指控劉代夫堵截江流、霸田占地、魚肉鄉民、0 民女等十大罪狀的狀詞呈報縣府后,得到了當局的受理,顯赫一時的劉代夫被推上了審判臺。在確鑿的證據面前,劉代夫被判處三年徒刑,出于當局受理此案是迫于無奈,劉代夫- 不到三個月,便被釋放。
          控告的勝利,鍛煉了學愚的膽略,磨礪了他的斗爭鋒芒。一次,他和十多個同學目睹外國神父在天主教堂強令群眾購買“免罪符”的情景,十分氣憤,一怒之下,帶領同學們用石頭將教堂的玻璃窗,砸了個稀巴爛。神父立即派人抓住了三個年紀最小的學生。頓時,教堂一陣騷動,學愚不為所懼,勇敢地奔向教堂的臺階高處,向神父提出 :“你們外國人有什么理由在中國的土地上捉中國的學生?這是犯法!你們如果不放人,我們就砸爛教堂!”在廖學愚的帶領下,同學們齊聲高喊:“神父不放人,我們就砸爛教堂!”神父迫于無奈,只得將三個學生放了。
          學校校監李向榮對廖學愚的行為大為惱火,他以“參與政務、鼓動鬧事、敗壞校風、違反校規”為由,開除了廖學愚的學籍。
          學愚認為自己的行為是正義的,他被開除既反映了社會的黑暗,又說明這個小小的縣城思想太禁錮。于是,他決心走出鄉里,出外求學;丶液,他努力復習功課,于1921年春,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武昌中華大學附中。
          改造社會自我躬始
          廖學愚到武漢后,接觸了大量的反映新思想、新潮流的刊物,如《新青年》《向導》《武漢星期評論》等。在新思想的啟迪下,1922年,他與胥道新、傅在和、易在田等以“增進友誼、互相幫助”為旗幟,組織石首在漢的進步同學,成立了學習、傳播新思想的學生團體“輔仁社”。輔仁社除了定期學習革命刊物外,還創辦了《繡林月刊》、《輔仁》兩種刊物。他們以這兩個刊物為陣地,發表政治見解,抨擊社會弊端,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廖學愚在《繡林月刊》上曾以劉代夫出獄為題,發表了一篇文章。文章指出:劉代夫是石首人民的大罪人,當局釋放劉代夫,說明了社會的腐敗、黑暗。文章還揭露了劉代夫出獄后變本加厲地破孩 農民群眾的事實。文章發表后,在漢的石首同學爭相傳閱,引起了強烈的反響。正好這時,劉代夫竄到武漢。于是,他便與在漢讀書的兒子劉偉民一道,糾合封建渣滓,到學校散布謠言,誣陷廖學愚、胥道新、易在田是“土匪”,攻擊輔仁社是“婦人社”,妄圖一舉搞跨輔仁社,致廖學愚等人于死地。
          廖學愚不畏- ,針鋒相對。為了打擊劉代夫的囂張氣焰,他和易在田商量并一起連夜寫了一篇討伐劉代夫的《宣言》!缎浴废蛟跐h的石首旅省同鄉會成員散發后,激起了大家對劉代夫的公憤。同鄉會成員一致支持廖學愚等人的正義行為,將“害群之馬”、“父子同奸”的劉代夫的兒子劉偉民清洗出了同鄉會。
          通過對劉代夫的幾次斗爭,廖學愚逐步認識到,要徹底斗敗劉代夫,打倒土劣,必須對社會來一個徹底的改造。1923年,他在武昌中華大學附中畢業后,帶著改造社會的遠大志向,到北京求學,進入了北京平民大學。
          這所學校是外國教會所辦,學員享受免費待遇,因此貧民子女特別多。學員們在革命新潮流的影響下,具有很強烈的革命斗爭性,他們在學生會領導之下,經常走上街頭,開展反帝、反封建的革命宣傳,學校革命空氣非常濃厚。在這樣的環境里,廖學愚更加熱心政治,關心國家的命運,并積極參加- ,接受了革命斗爭的鍛煉。這時,他讀到了一本《格言集》,是一位筆名叫“驚天雷”的同學選編的。他稱贊這個同學“有抱負,有志向”,編了一本有改造社會價值的好書。他特別喜歡其中“非以血洗血,不能改造社會,欲改造社會,必先自改造我躬始”的格言。從此,他以此作為自己的座右銘。他常對同學說:“這條格言符合馬克思主義,要改造客觀世界,必先改造主觀世界!彼麗巯н@本書,并在扉頁上工整地寫上“改造社會,自我躬始”八個字。
          隨著思想覺悟的提高,廖學愚開始對自已的名字“學儒”二字產生不滿,他說:“儒者,乃儒家之謂也,其學說之核心乃中庸之道,信此道者,心無所為!庇谑,他毅然將“學儒”改為“學愚”,他很滿意自己名字的一字之改,“儒”、“愚”雖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徑庭。他說:“要改造社會,推翻舊世界,就要吃苦,就要有愚公移山的精神”。他在《詠蛾眉月》的詩中寫道:“是誰舉起凌云筆,面出嫦娥一道眉?”曲折地表達了他改造世界的遠大志向。
          投身革命歷經坎坷
          為了實現“以血洗血來改造社會”的宏圖大志,廖學愚決定棄學返鄉。1924年春,他回到家鄉石首,組織家鄉的進步青年易在田、馬章成、吳先洲等人在調弦口、八十丈一帶開展反帝、反封建和打土劣的斗爭。他們抓住東二區團總、大土劣劉代夫和縣長葉干范發生了齟齬的機會,和吳先洲等人一道,到縣城張貼標語,揭露劉代夫在調弦口一帶利用職權、0 0 的罪行。不久,縣府撤了劉代夫的“團總”職務。劉代夫下臺后,懼怕農民斗爭,潛逃到武漢去了。廖學愚、易在田等人趁機用錢買通了奉系軍閥駐調弦口的連長王庚西。通過他的關系,廖學愚當上了東二區的團總,爭得了領導農民斗爭的主動權。
          區團部設在河王廟。從此,廖學愚在這里經常召集易在田、馬章成等人開會,研究發動農民開展反帝反封建的斗爭等問題。并以自己的合法身份,利用王庚西的關系,與軍閥部隊周旋,每遇到 軍隊到這一帶“清鄉”,學愚便一面用盛宴“款待”他們,一面介紹這里民心馴服,社會清泰。在這里“清鄉”的隊伍往往酒足飯飽之后,便昏昏沉沉地拖著兩腿走了,使這里的平民百姓免受了一次又一次的“清鄉”之苦。當地群眾都稱學愚是貧民百姓的“官”。
          此后,廖學愚開始著手籌建武裝,他積極籌備長矛、大刀、短棍等武器和銅制的護腿,組建了30多人的隊伍,廖學愚自任隊長。此舉引起了 當局的仇視,不久,他們以廖學愚“組織土匪武裝,企圖反叛政府”為由,撤了廖學愚的團總積務。
          正好這時,同鄉胡少光告訴學愚:“到北洋軍閥的武漢部隊那里用錢可以買官!甭牭竭@個消息后,學愚欣喜若狂,因為買到了官,就可以弄到武器了。于是,他立即組織吳先洲、馬章成等18個青年,各自籌集了大量款項到武漢買官弄 。在漢奔走了三月,學愚雖買了一個“營長”官銜,領了一套軍官服,一把指揮刀,但手下并無一兵一卒,更無 支彈藥,“營長”不過是一個空銜而已,方知上當受騙,這使學愚感到很失望。正在徘徊失望之際,恰好在共產黨中央機關工作的石首同鄉李兆龍到了武漢。廖學愚向李兆龍講述了自己的坎坷遭遇,言談中流露出了他對國家前途、命運擔擾的急切心情。針對學愚“欲改造社會”的思想,李兆龍向他講了全國革命的新形勢和一些革命道理,并對他說:“要想以血洗血來改造社會,必須依靠中國共產黨。只有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才能換醒民眾,實現國民革命!阕詈玫綇V州去投考黃埔軍校!崩钫埖脑,激勵了他,他決心到廣州去。就在這時,他的父親病故,他不得不暫時放棄去廣州的打算。他懷著沉痛的心情回家為父親辦理喪事,他在父親的靈堂前含淚揮筆寫了兩副對聯:“替親除孝服,為國著戎衣”;“立功立德創業常思安天下,樂草樂野閑居只為待良時”;深刻表達了他對理想的熱烈追求。喪事完畢,守孝三日,他便辭別父靈,踏上了奔赴廣州的征途。到達黃埔軍校后,因他眼睛過份近視,未能錄取。這時李兆龍已到廣州任黃埔軍校政治教官。當時國共合作,黨在廣州動員民眾參軍參戰,準備北伐。李兆龍深知廖學愚的思想根底,根據他的強烈欲望,李光龍通過當地黨組織安排他到廣州做民眾工作,并介紹他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當時,省港 后,許多失業工人在廣州露宿街頭,靠施粥生活。為了把這些工人組織起來參加北伐,廖學愚根據黨的指示,深入到這些工人當中,做宣傳發動工作。他結合我黨的《中國觀時的政局與共產黨的職任議決案》的情神,向工人們宣傳“在中國革命生死存亡的關頭,要建筑工農革命的基礎”,并向他們講解“只有建立工農革命的基礎”,才能“達到國民革命在全國范圍的勝利”的道理,動員他們投身國民革命,推翻 統治,建立民眾當家作主的新國家。通過他的工作,許多人報名參了軍。此外,為了確保北伐戰爭的順利進行,使鐵路暢通,廖學愚根據黨的指示,帶領一批在廣州的香港失業工人,投入了打通粵漢鐵路在湘粵兩省交界處的南嶺隧道的戰斗。廖學愚身體力行,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在工作中作出了表率,按時完成了任務,保證了北伐軍順利通車。
          1926年7月間,國民革命軍在廣州東校場召開誓師大會,開始了震驚中外的北伐戰爭。北伐軍所到之處,勢如破竹,很快占領了江西、湖南和湖北等地。為了迎接北伐軍攻打武昌,廖學愚經黨組織同意,從廣州提前趕到了武昌。北伐軍兵臨武昌城下時,北洋軍閥陳嘉模、偽省長劉佐龍作困獸斗,調集大批兵力,使用強大火力死守城門。雙方激戰半月之久,武昌城難以攻開。為了接應攻城的北伐軍,廖學愚在城內組織、發動青年學生寫標語、印傳單,鼓動北洋軍閥部隊反正,動員民眾打倒軍閥政府,為鼓舞城內人民的斗志,發揮了積極作用。他還發動工人組織放火隊,為北伐軍最后奪取武昌城作出了貢獻。
          群眾領袖農運先鋒
          北伐軍占領武昌后,廖學愚受黨組織的派遣,回到家鄉石首調弦口,發動和領導農 動,并很快和共產黨員、調弦口地區的秘密農協負責人胥群宣取得了聯系。當時,石首的黨組織正領導人民群眾迎接北伐軍,農 動已有了新的發展。在這種新的革命形勢下,廖學愚和胥群宣一道,奔走鄉里,走家串戶,發動了大批農民群眾參加革命。他們在調弦口、八十丈一帶,并利用劉代夫曾于6月初勾結土匪武裝在八十丈燒毀二十多棟民房的事實,向廣大農民群眾說明土豪劣紳是農民群眾的死對頭,號召農民群眾組織起來和他們作斗爭。屈陽春等人還結合自己受劉代夫壓迫的具體事例,控訴劉代夫的罪行,從而激發了群眾的斗志,提高了他們的階級覺悟。廣大貧苦農民紛紛要求組織起來,參加農協會的人日益增多。此外,廖學愚還帶領年輕的共產黨員李輝燦、李金蓉等人到章華港一帶進行革命宣傳,一面發動這里的農民群眾參加農協會組織,一面組織采石工人團結起來向山霸和工頭作斗爭。在廖學愚的組織和啟發下,章華港數百名采石工人迅速組織起來,成立了采石工會。他們紛紛要求增加工資,縮短工時,并和當地農協會聯合起來,結成了工農聯盟,形成了一股強大的革命力量。調弦口地區的革命斗爭形勢迅速發展,土豪劣紳紛紛外逃。1926年10月下旬,廖學愚被選為調弦口區農協會主席。
          為了解決農協會活動經費的困難,廖學愚出售了自己的五十多畝田,將售田所得款項,全部交農協會作活動經費。他還將自己的部分土地分給了無地和少地的農民。廖學愚的這一行動,調動了廣大農民群眾的積極性。群眾都稱贊廖學愚是“真正為農民辦事的好領袖!
          調弦口地區是與華容縣交界的地方。為了使這里的農 動更廣更深地發展起來,他主動與華容縣農協會的領導人何坤(何長工)取得聯系。何坤華容縣農民自衛軍的總指揮,廖學愚經常到華容與何坤一起,討論如何建立黨的組織、發展農協會、組織農民武裝和石華兩縣農 動的配合等問題。在雙方認識取得一致的基礎上,兩縣農 動密切配合、互相支持,在清除匪患、保境安民的戰斗中,并肩作戰,形成了一個戰斗的整體。在斗爭中,調弦口地區建立了一支三十余人的以廖學愚為隊長的農民武裝。11月初,廖學愚帶領這支武裝聯合華容農民自衛軍,在北伐軍一個排的有力配合下,消滅了活動在桃花山一帶的以陳楚生為頭子的一百余人的土匪武裝。
          1926年11月上旬,縣農民協會選舉廖學愚為縣農協執行委員兼縣農民自衛軍總部調弦口區分部指揮。
          廖學愚擔任農民自衛軍調弦口區分部指揮后,除了加強對自衛軍的軍事訓練外,還積極采取措施加強自衛軍的武器裝備建設。為了籌集資金,他積極動員自己的岳父——平時仗義疏財、思想開明、為人正直、頗有財產的吳振東參加革命。吳振東參加革命后,為自衛軍加強武器裝備建設,提供了大量的資金,并為農協會提供了部分活動經費。不久,經廖學愚介紹,吳振東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并擔任了區農會的經濟委員。
          1927年3月,廖學愚和胥群宣在調弦口主持召開了有三千余人參加的區農協會員大會,大會高舉反帝、反封建的旗幟,通過了打土豪、分浮財、減租減息、清匪患、禁鴉片、封, 場、破迷信等決定。在廣大群眾的強烈要求下,大會決定把逃亡到武漢的大土豪劉代夫抓回來交群眾批斗。會后,舉行了- - 。群眾情緒,空前高漲。
          接著,廖學愚一面派人前往武漢去捉拿劉代夫,一面帶領農協會的積極分子十余人到八十丈、來家鋪、小河口等地,組織群眾,開展反封建破迷信的活動,并領導群眾,將這一帶祠堂里的神位、廟宇里的菩薩砸了個稀巴爛。他對群眾說:“菩薩是封建統治階級欺騙壓迫人民的精神枷鎖,是不講話的土豪劣紳,我們要鏟除封建統治,必須徹底把這些啞巴劣紳打倒!蓖ㄟ^反封建、破迷信的活動,群眾的思想覺悟進一步提高,革命熱情更加高漲。
          為了把運動引向深入,區農協決定嚴懲一批罪大惡極的土豪劣紳。當區農協將大土劣畢世宏從小河押住來家鋪路過楊苗州時,深受畢世宏殘酷剝削和壓榨的當地貧苦農民感激之余,恐其卷土重來,紛紛沿路脆下,要求廖學愚等人一定要處決畢世宏,以順民意。廖學愚深感民心難違,先后于來家鋪,調弦口等地處決了民憤極大的袁壽衣、袁學任、李三九、畢世宏等一批土劣分子。至此,調弦口地區的農 動進入了高潮。
          陰險狡猾的劉代夫,得知廖學愚派人到漢抓他的消息后,一面隱藏起來,一面派老婆李臘二秘密竄回調弦口,串聯劉姓家族,組織暗殺隊,向革命力量反撲,企圖把調弦口地區轟轟烈烈的農 動撲滅下去。
          4月2日,中共石首縣部委籌委會常委、縣農民自衛軍總指揮、國民黨縣黨部監察委員腎群宣在保和堂被劉代夫組織的暗殺隊暗殺。
          劉代夫的無恥行為,激起了廣大群眾的強烈義憤?h黨部、縣農協為悼念戰友,堅定革命信念,于5月1日在調家口舉行了胥群宣追悼大會。大會有三千多名農協會員參加,由廖學愚主持。廖學愚懷著悲憤的心情致悼詞,他高度贊揚了胥群宣領導石首農 動的功績,憤怒聲討了土劣分子狗急跳墻的罪行,并表示“一定要以血還血,以命償命,為胥群宣報仇!睍,廖學愚組織農協骨干四處捕捉兇犯,陸續懲處了一批罪大惡極的土劣分子,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
          5月,四川軍閥楊森部隊數千人從石首藕池過河向華容進犯,沿途- 擄掠,捕殺共產黨人和農民協會的積極份子。為保衛農 動的偉大成果,廖學愚率領用土 土炮武裝起來的石首農民自衛軍300的余人,與臨縣華容、公安的農民武裝密切配合,給了敵人以致命的打擊,阻擊了敵人東犯,殲滅敵營長以下官兵20余人,繳獲長、 13支,從而加強了農民自衛軍的武器裝備,提高了自衛軍的戰斗力!榜R日事變”后,石首地區的斗爭形勢日趨緊張,塔市驛商會會長李竹玉趁機建立起一支30多人 的 團防武裝,他們勾結地方上的土劣等 勢力,鎮壓農 動,在調弦口地區掀起了一股- 逆流。調弦口地區的部分黨組織和農協會遭到了破壞,革命受到挫折。廖學愚在這處境十分困難的緊要關頭,和敵人進行了英勇不屈的斗爭。為了適應斗爭的需要,廖學愚根據上級黨的指示將調弦口區800余農民自衛軍按軍事編制進行整頓,擴充兵員,取消調弦口區農民自衛軍番號,建立石首農民革命軍。軍部設宣傳、交通兩部,秘書、書記、軍法三處。軍部以下設三個分指揮部。廖學愚任革命軍軍長,胥道新為軍事委員長,徐明亮為總指揮。
          軍部成立后,廖學愚率領石首農民革命軍以二路指揮吳先洲部為主力,攻打了塔市驛團防,殲敵十余名、繳 11支。接著,又陸續處決了一批與 團防武裝狼狽為奸。企圖向農 動反撲的土劣頑固分子,極大地震懾了敵人。
          6月上旬,以李鳴翼、劉黎先為代表的土劣分子,勾結縣黨部國民黨 勢力,盜用縣“人民代表”的名義,向國民黨湖北省政府發出誣告電文,誣陷廖學愚為“巨匪”,得到了湖北省政府 勢力的支持。1927年6月26日,漢口《民國日報》以“石首巨匪廖學愚大肆屠殺”為題,原文刊載了這篇電文。電文寫道:“近有巨匪廖學愚,屢經石首、華容兩縣通緝未獲,適逢革命軍興,乘機竊發,勾結匪黨吳先洲、李道生、胥月享、馬祖光、傅潤生、袁國璜等及暴徒領袖胥道新等人,假農民協會名義,擾亂社會治安、搶劫塔市驛快 十一支,猛虎生翼……于是組織軍部、委任長官……電呈鈞府,俯懇飭令附近駐軍,前往痛剿,以清匪風……”
          電文發出后,早就視廖學愚等如眼中釘的國民黨 、縣黨部書記孫增圭,積極動用各地團防,四處捕捉廖學愚。6月中旬,廖學愚不幸被捕,這激起了調弦口廣大農民群眾對國民黨 的強烈義憤。在區農協會的領導下,調弦口地區1000余名農民群眾,趕赴縣城,向縣黨部- ,將縣黨部圍了一天一夜!皥詻Q要求釋放農 動領油廖學愚”、“廖學愚是農民的貼心人”等口號如大海的怒濤,震憾著繡林鎮。孫增圭在農民的強大壓力下,被迫釋放了廖學愚。這次勝利,大漲了人民群眾的志氣,大滅了國民黨 的威風,沉重地打擊了 勢力的猖狂反撲。
          以身殉節英名永存
          廖學愚出獄后,在革命形勢日趨緊張的情況下,為保存革命有生力量,迅速組織區農協會骨干和石首革命軍進行隱蔽和轉移。這時,湖南省何健部周錫武旅和南縣的周貫旅貫通一氣,瘋狂向華容縣革命力量反撲。為避敵鋒芒,保存實力,1927年7月12日,何坤率華容農民自衛軍300多人離開華容,準備到洪湖一帶隱蔽。隊伍行至離調弦口約10公里的路途中,自衛軍中陰謀叛變的大隊長張振甲煽動軍心,要把隊伍拖回華容,自衛軍內部發生了嚴重沖突,形勢劍撥 張。為避免內部矛盾激化,何坤將計就計,暫時將部隊交給張振甲,令他率部到洞庭湖賈家涼亭或者墨山鋪一帶隱蔽,自己則只身來到調弦口,找到了廖學愚和先期到達這里的華容縣委書記曾澤元以及蔡協民、徐禮和等人,他們一起就如何保存革命力量如何堅持斗爭等問題進行了商量,并決定迅速離開調弦口,到石首縣城集中。商量完畢,曾澤元、蔡協民、徐禮和等人連夜離開了調弦口,留下廖學愚、何坤處理善后工作再行撤走。
          翌日廢晨,張振甲突然率部來到調弦口,何坤知道情況有變,便通知廖學愚迅速離開此地,自己則利用合法身份向部隊“訓話”,以便廖學愚趁機脫身。由于廖學愚處理文件等物耽擱了時間,不幸于保和堂被叛軍抓住。何坤趁混亂之際逃脫。張振甲用木船把廖學愚押往華容縣城向國民黨政府請功。一路上,廖學愚大罵叛軍,表現出崇高的革命氣節。
          1927年7月30日,廖學愚不幸慘遭華容團防局殺害,犧牲時,年僅24歲。殘酷的劊子手將廖學愚的腹部剖開,將膽取出,以三塊光洋的代價賣給了華容一家中藥鋪。他們還將廖學愚的頭割下,在塔市驛懸首三日。
          廖學愚雖然犧性了,但他的光輝形象永遠活在石首人民心中。1983年7月,何長工同志在談到廖學愚時說:“我十分懷念廖學愚這個好戰友,他是石首黨的早期領導人之一,石首農 動的領袖,他的光輝業績,應該載入史冊”。


        同年(公元1903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27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李恩
        蔚蓝棋牌